当前位置:首页>>理论研讨
刑事证人出庭作证制度的缺失性研究
时间:2014-03-27  作者:惠春霞 戴震  新闻来源:政治部  【字号: | |

 

证人出庭作证难一直是严重困扰我国刑事司法的一个重要问题。在司法实践中,证人拒绝提供证言、拒绝出庭作证的现象十分普遍,主要表现为证人不愿作证、不敢作证,或者是勉强作证但是不愿、不敢出庭作证。刑事证人不出庭作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新刑诉法对证人出庭作证制度作出了较大的修改和补充,规定了重要证人出庭作证制度、强制证人出庭作证制度、证人出庭作证保护及补偿制度以及证人拒不出庭作证的制裁措施等。这些规定,对促进和保障证人出庭作证有相当的积极作用,同时也推动了我国证据制度的完善和发展。但是,新刑诉法关于证人制度的一些规定过于笼统、抽象,在实践中缺乏可操作性;高法的司法解释也没有对这些规定进行细化,导致刑事证人出庭制度的内容有所缺失。

一、修改后刑诉法关于证人出庭作证的规定

一是重要证人出庭制度。新刑诉法第187条规定:“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人民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

 二是强制证人出庭制度。新刑诉法第188条规定:证人没有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的,法院可以强制其到庭,但是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子女除外。该条第二款规定了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作证或出庭后拒绝作证的惩罚措施。证人没有正当理由拒绝出庭或者出庭后拒绝作证的,予以训诫,情节严重的,经院长批准,处以十日以下的拘留。被处罚人对拘留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复议期间不停止执行。这是关于强制证人出庭制度和对证人拒绝出庭作证的惩罚措施的规定。

 三是对证人的保护制度和经济补偿制度。新刑诉法第62条规定了证人的保护制度,明确了适用对象范围、案件范围,以及保护机构,采取的措施等。具体可采取措施如下:①不公开真实姓名、住址和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②采取不暴露外貌、真实声音等出庭作证措施;③禁止特定的人员接触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及其近亲属;④对人身和住宅采取专门性保护措施;⑤其他必要的保护措施。但对证人予以保护的案件仅限于危害国家安全、恐怖活动、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以及毒品犯罪等案件。 新刑诉法第63条规定,证人因履行作证义务而支出的交通、住宿、就餐等费用,应当给予补助。证人作证的补助列入司法机关业务经费,由同级政府财政予以保障。有工作单位的证人作证,所在单位不得克扣或者变相克扣其工资、奖金及其他福利待遇。

纵观以上规定,新刑诉法的规定对促进和保障证人出庭作证有相当的积极作用,同时也推动了我国证据制度的完善和发展。但是,这些规定过于笼统、抽象,在实践中缺乏可操作性,如若不及时加以细化,极有可能导致证人出庭难问题得不到根本的解决,造成证人出庭制度的缺失。

二、证人出庭制度缺失性分析

(一)证人出庭制度本身的原因

1、在刑事证人资格上,我国确立了以证人是否明辨是非和正确表达为标准,但是这一规定过于原则,表述也不够准确。刑诉法未对刑事证人作证资格作出新的规定。

2、对不出庭作证的例外情形没有明确规定。《刑事诉讼法》第60条仅是对刑事资格进行了限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06条规定了四种不出庭的例外情形,但是不够全面,也比较原则、宽泛,起不到其应有的作用。这对于实施并规范证人出庭作证程序十分不利。

3、证人免证权上,我国仅仅规定了被告的配偶、父母、子女享有拒绝作证的权利。在司法实践中,公务员、人大代表基于公职身份得知的国家秘密、医生基于职业性质得知的他人的秘密等,这类证人往往由于坚守国家秘密,坚持职业操守的原因不愿出庭作证,而法律并未规定这种情形下的免证权。

4、在证人强制出庭作证上,由法院确定是否有必要强制证人出庭。此规定并未设置相应的程序,给予了法官较大的自由裁量权,这在司法实践中则要求司法工作人员自身具有较高的法律素养。有学者认为,这一规定证人强制出庭的条件都被“法院认为有必要出庭作证”化解,又恢复了证人可不出庭的现实。应该设置证人可不出庭的程序来限制法官的自由裁量权。

5、我国在刑事证人保护上,保护力度不够。我国《刑事诉讼法》第61条和62条明确规定,刑事证人保护具体由公、检、法三机关负责,此外证人及其近亲属可以向上述三机关请求保护。但是这些规定没有区分公、检、法三机关的保护时限、证人保护过程中的职责分工和证人保护的具体保护措施,容易出现公、检、法机关互相推诿、扯皮的现象。同时,证人的财产安全如何保护,法律也缺乏明确具体的规定。而且我国刑事证人作证制度缺乏必要的监督制约机制,也没有规定对证人保护不利的责任追究制度。在司法实践中,容易使得证人的人身和财产权利得不到切实有效的保护。

6、在证人出庭作证经济补偿上,我国明确了证人作证补偿的原则。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规定,刑事证人出庭作证后有获得补偿的权利,这是刑事诉讼法立法上的进步。但是,我们应该看到,法律并未明确刑事证人经济补偿的标准和具体的实施办法。司法实践中,证人来自不同的地域、不同的行业、从事不同的职业,若不明确补偿标准,这一制度将无法得到很好的落实。

(二)证人出庭制度缺失的其他原因

1、证人出庭“翻证”情况严重,是司法机关不愿证人出庭的重要原因

证人庭审“翻证”是指证人出庭时所作的证言与证人之前做笔录时的证言完全矛盾的情形。其中,关键证人“翻证”给刑诉诉讼带来的危害是巨大的,不仅会拖延案件的审理时间,浪费司法资源,给认定案件事实造成人为的困扰,更会给办理案件的司法人员带来巨大的职业风险。我国刑法虽然规定了伪证罪来惩处一些严重的伪证行为,但由于该罪名对定罪要件的苛刻限制,使其无法作为惩治证人翻证行为的常规手段,从而导致司法机关基本无力约束证人的翻证行为。因此证人翻证就成为一种“低风险、高回报”的行为,并给了被告人各种可乘之机,甚至成为某些犯罪分子挑衅司法权威的手段。

2、有限的司法资源制约了证人出庭制度的正常实施

我国现行的财政制度对司法机关的财政实行“收支两条线”原则,司法机关没有固定的财政收入来源,司法经费完全依靠财政划拨。对于地方各级司法机关而言,其经费全部来源于地方政府,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多寡直接决定了司法机关所得划拨经费的多寡。然而,我国西部多数地区的司法机关经费长期紧缺,甚至连正常的办公经费、司法人员的工资都无法保障。而证人出庭偏偏又是一项花费较大的诉讼活动,证人出庭的交通费、误工费以及食宿费等都是保障出庭所必须的;保护证人所需要动用的人力、物力更是一笔巨大的开支,这些额外开支是许多司法机关无法负担的。因此司法机关采取笔录中心主义的刑事诉讼模式,减少证人出庭次数以节约诉讼资源的做法更适合我国当前的社会现实。

三、完善刑事证人出庭作证制度的建议

(一)、以司法解释的方式细化证人出庭作证的各项规定

1、明确证人保护机构、人员及各部门职责。修订后的刑诉法第62条规定证人、鉴定人、被害人认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其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的,可以向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请求予以保护。此规定过于抽象,缺乏具体措施,在实践中没有可操作性,很难起到对证人的切实保护作用,不能使证人卸下心理负担走向法庭。因此,应完善证人保护制度,设立具体的保护程序,明确公、检、法三机关的分工,在公检法机关内部设置相应的机构或确定相关人员来具体负责证人保护这方面的工作,将此项制度得到真正落实。对特殊刑事案件的证人,如重大刑事案件,黑恶性质犯罪案件等重要证人建立一套特殊的保护制度,以预防对证人可能进行的恐吓和报复。

 2、新刑诉法第188条规定了强制证人出庭作证的问题,即经人民法院通知,证人没有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其到庭,但是,这一规定太过原则,法院在操作上应该有明确的规定以便于执行。

另外对何种情况下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没有作出进一步的规定,第187条规定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人民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此规定显得过于笼统,对该条规定中的“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应如何理解?如果对这一问题不作具体解释,可能在执行该规定时,产生歧义,造成实际操作上的困难,最后可能导致出现这样的结果:证人应不应当出庭作证完全依靠法官的自由裁量,这势必会影响司法公正、权威的实现。

 3、《刑诉法》第63条规定证人因履行作证义务而支出的交通、住宿、就餐等费用,应当给予补助。证人作证的补助列入司法机关业务经费,由同级政府财政予以保障。司法实践中,证人来自不同地域、不同行业、从事不同的工种,本次修改未明确相应的补偿标准及实施办法,建议细化证人出庭作证的补偿标准及具体的实施办法,由专门部门进行管理与分配,以便于在实践中操作执行。

另外,63条只对证人出庭作证支出的必要费用的补偿问题进行了规定,没有对证人因出庭作证而遭受到现实的打击、报复所造成的人身、财产损失的补偿问题作出规定。

 4、新刑诉法没有对应当出庭而未出庭的证人庭审前的书面证言的效力问题作出规定。而新刑诉法第190条规定对未到庭的证人的证言笔录应当当庭宣读以及1996年刑诉法司法解释第58条规定的未出庭证人的证言宣读后经当庭查证属实的,可以作为定案的根据。这样一来,强制证人出庭作证制度就形同虚设,根本不能实现其保证证人出庭作证的价值。既然新刑诉法已经明确规定了哪些情形下证人应当出庭作证,那么当证人应当出庭作证而没有出庭作证,其所作的庭审前的书面证言就当然不具备证据能力。否则,新刑诉法规定强制证人出庭制度就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因此,建议对应当出庭而不出庭的证人在庭审前的书面证言,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二)、转变司法人员的执法观念,有效增加证人出庭的次数。

证人出庭制度可以作为笔录中心主义的有效补充,以保证诉讼的公平,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并且保证一定数量的证人出庭率,有助于加强被告方对案件审理程序的公正感以及树立社会公众对司法公正的信心。因此,司法人员应当转变观念,在案件的审理中以现代司法的公平、公正理念为指导,逐步增加提请重要证人出庭的次数,总结和积累刑事证人出庭的庭审经验。

(三)、司法机关内部应当建立有利于证人出庭的考评制度。

司法机关内部的考评机制决定了司法人员的现实利益,也间接决定了司法机关所采取的诉讼模式。建立科学、合理的考评制度是司法机关贯彻执行“新刑诉法”的重要任务。参与刑事案件的各个司法机关内部应该在案件考评机制上尽可能的设置有利于证人出庭的考评内容,对公检法在案件的办理中有效的配合,形成科学合理的司法考评体系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新刑诉法”关于证人出庭制度的规定在短时间内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刑事证人出庭难的现状。但建立现代司法制度,公平、公正的刑事诉讼理念是我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重要组成。司法机关应当在实践中逐步总结完善证人出庭的问题,不断提高刑事案件证人出庭率,以期最终建立公平、公正的刑事诉讼制度。

 

 

作者单位及职务:**延安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延安市人民检察院研究室干警

                








 三项重点工作
·市检察院就如何加强民行检察工作举行律师座谈会
·延安派驻监管场所检察室检察专线网全部建成开通
·富县启用圆桌模式审理未成年人案件
·市检察院出台服务全市经济社会发展提升检察形象实施意见